EXACT_DICTpt电子

“黑代理”成勞動爭議調解和訴訟“攪局者”

發布者: 絲絲雨下 | 發布時間: 2019-6-8 15:47| 查看數: 7214| 評論數: 0|帖子模式

       本應是企業補償幾千元的訴訟,有勞動者卻被幕后推手忽悠,開出幾十萬元的“天價”索賠 ——
  【焦點】“黑代理”成勞動爭議調解和訴訟“攪局者”

  本報記者 錢培堅

  既沒有法律執業資格,也非當事人的親朋好友,卻以能獲得高額賠償金或經濟補償金為誘餌,忽悠勞動者,借以謀取代理費用的黑心錢。上海閔行區人社部門近期發現,“黑代理”成為勞動爭議調解和訴訟的“攪局者”。

  按照我國法律規定,律師、基層法律服務工作者,當事人的近親屬或者工作人員,當事人所在社區、單位以及有關社會團體推薦的公民,可以做民事訴訟代理人。其中,公民代理不能收取任何費用。而對于無牌無證從事法律業務的人員和機構,通過風險代理參與案件,并收取代理費。

  日前,記者從上海閔行區了解到,針對這樣的勞動仲裁職業“黑代理”,該區多部門聯動對其依法治理予以驅逐;同時,針對勞動者的需求率先試點“零門檻”法律援助,讓“黑代理”沒有生存空間。

  “我來幫你,包你多拿好幾倍賠償”

  職工與企業發生勞動糾紛,提出勞動爭議訴訟原本理所當然。然而,閔行區人社部門在日常辦理過程中發現了異狀——部分勞動者要求的賠償金額有些離譜,甚至可以用“夸張”來形容。

  “按照相關法律規定,最多也就是企業補償幾千元的訴訟,竟有勞動者開出了幾十萬元的‘天價’。”閔行區勞動人事爭議工作對接中心業務負責人徐崢嶸說道。

  這一反常現象大量出現引起了工作人員的警惕。多方查證發現,原來是“黑代理”從中作祟。

  “你被公司侵權了怎么才索賠這么點錢?我來幫你,包你多拿好幾倍賠償。”如果在勞動仲裁的受理等待區,有“好心人”如此來“勸說”你,十有八九是遇到了“黑代理”。

  據了解,在閔行區勞動人事爭議工作對接中心立案大廳內,長期存在逗留徘徊、招攬生意的職業“黑代理”,這些人嚴重影響了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正常的工作秩序。他們不僅挑唆勞動者提高預期,干預調解員正常辦案;還提供有償法律咨詢服務,讓勞動者誤以為是工作人員,損害了政府部門形象;甚至冒充律師身份提供法律援助,影響相關部門聯合調處集體勞動爭議。

  徐崢嶸告訴記者,這些人員既沒有法律執業資格,也非當事人親朋好友,卻以能獲得高額賠償金或經濟補償金為誘餌,為勞動者有償代書,收費從50元至500元不等。不少本身法律意識比較淡薄、文化程度也不高的勞動者往往容易上當。

  有勞動仲裁機構的工作人員介紹,在一個勞動爭議案件的審理中,本來可以在調解委員會調解的,但“黑代理”卻堅持要走仲裁;仲裁的結果如果沒有達到他們的要求,他們會繼續上訴到法院。

  向企業漫天要價,最后其實“雙輸”

  記者發現,不止上海,“黑代理”在全國都存在。

  深圳一家私企工作的農民工周麗(化名)在辭職后卻被老板克扣薪水,想通過法律的途徑來解決。在電話咨詢了深圳市法律援助處得知自己只能得到1000元的賠償后,周麗并不甘心,找到自稱是律師的陳某。陳某聲稱可以幫她索要到將近1萬元的賠償,但要收取2000元至3000元的代理費。

  不過,判決書下來后,周麗發現自己只獲得了900元的賠償金。對此,陳某謊稱法院工作人員“太黑”,對方關系很硬等,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實際上,經調查,陳某并沒有律師執照。而陳某則辯稱自己是公民代理,也拒不承認自己向周麗收取了代理費。

  有法律援助律師表示,“最可恨的就是‘黑代理’代理工傷賠償類案件的行為。比如有的只賠償了5萬元,但‘黑代理’能收取兩三萬元的代理費。”

  “黑代理”影響的不只是普通職工,對企業也產生了間接影響。

  “公司在發展過程中還是比較注重遵守法律法規的,但是在勞動用工方面,由于不熟悉相關規定,難免存在不規范、不到位的地方。與員工產生勞動爭議后,企業盡可能與員工協商調解,避免進入無謂的仲裁訴訟程序。”在閔行區人社局工作人員對相關企業的走訪調研中,一家位于梅隴鎮的科技型企業反映,“但是,個別員工受到‘黑代理’的煽動,向企業漫天要價,超出了企業可以承受的范圍,不得不繼續走法律程序。最后二審法院大部分支持了企業,這個結果對于雙方其實是‘雙輸’。”

  “‘黑代理’已經成為了勞動爭議調解和訴訟的‘攪局者’。”徐崢嶸說,他們承諾的“多賠付”,不僅是一句空話,更誤導了勞動者,使得其向企業漫天要價。而法院的公平判決會讓這部分勞動者費時費力后,心理預期最后還“落空”。

  “零門檻”法援,讓“黑代理”沒有生存空間

  令人驚訝的是,在人社部門維持工作秩序過程中,“黑代理”還多次與其產生沖突,甚至揚言打擊報復。

  對此,閔行區人社局聯手七寶鎮綜治辦、派出所進行對接,聯合整治重拳打擊。之后,“黑代理”幾次挑起事端,公安機關快速出警,對“黑代理”進行警示訓誡、帶離場所的處理。如今,“黑代理”擾亂秩序的現象得到有效遏制。

  閔行區人社局還制定了《閔行區勞動人事爭議工作對接中心場所管理規定》,并在咨詢大廳予以公示,規定對每一位前來區對接中心辦事的當事人具有管理效力,明令限制“黑代理”進入立案調解區域。

  在整治過程中,人社部門也發現,雖然對接中心原本就設立了法律咨詢室,提供免費的法律咨詢服務,但勞動者對代寫法律文書等法律服務也有客觀需求。
  目前,對接中心內已經放置了“拒絕黑代理——本中心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及仲裁申請文書代寫”的告知牌、設置法律咨詢(代寫服務)取號按鈕等,方便勞動者更便捷地獲取服務訊息。

  記者了解到,2017年5月底,閔行區總工會在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掛牌成立“區聯合調解中心工會分中心”,實現全天候律師接待,由工會、人社、司法協同設置聯合調解、執行申請、心理咨詢統一入駐的“一站式”服務平臺。其中閔行區總工會委派職工維權律師志愿團律師、心理咨詢師分別入駐法律咨詢援助工作室和心理咨詢工作室。同時,委派3名專職勞動關系調解員入駐聯合調解中心,發揮引導調解、訴前指導的作用。

  “零門檻”法援主動出擊,讓“黑代理”的發展空間被進一步擠壓,部分打著為農民工維權而實際收取較高服務費的機構也會隨之退出法律服務市場。



















來源:工人日報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汕尾市民網系信息發布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謝謝!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留言區: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市民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最新評論:(0)
資訊推薦
熱點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EXACT_DICTpt电子 广西双彩24选7走势图 赛车一分pk10官网 北京赛pk10历史开奖 时时彩输啦60多万报警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 海南飞鱼游戏规则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计划 棋牌游戏代理 今天选四开奖号码多少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 河北快三每日号码推荐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